你发现自我媒体平台让我们变得愚蠢了吗?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不管是头条、百家号等自媒体还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只要你看过某一方面的内容,那么,必然会给你推荐同类型的内容,在以后的时间里,你的手机里,只有你喜欢的内容,而那些你不感兴趣的内容,如同罪人被关在了某个角落里,你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还要为之欣慰,然后更依赖、更信任这些平台, 因为这些平台对我们的定制化内容,让我们有一种国王的感觉,要什么就有什么。

然而,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视野将永远被局限在你自己设下的牢笼里面。

哈佛大学教授基思·桑坦德(Keith Santander)在《信息乌托邦》中说: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不是全方位的。人们只关心他们选择的东西或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把自己束缚在茧状的“茧屋”里。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需要很多决定。这些决定需要我们通过综合各种信息做出判断。如果我们的理解有偏见,那么我们做出的决定肯定是错误的。

例如,我们是否想移民。

如果我们只关注微博上的一些人,他们认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美国人圆,或者翻墙看东西,大多数人会认为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希望明天买机票,再也不回来。

然而,如果你关注的是另一群人,他们只看每日新闻广播和新华日报,那么你会认为中国人民生活幸福,国家繁荣,超越美国指日可待,移民是傻瓜。

显然,这两个领域的信息都是不完整的。中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然而,当我们选择是否移民时,只有充分整合这两方面的信息,我们才能准确判断甚至整合更多的因素来考虑移民问题。

在今天的信息爆炸中,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离不开这样的决策问题。举几个例子:

中医更好还是西医更好?

国产疫苗不如进口疫苗好?

转基因食物可以吃吗?

我们还能投资房地产吗?

……

所有上述问题都可能导致错误决策的问题,因为许多人都暴露在他们选择的问题之下。然而,如果你只看信息的一个方面而对另一个方面视而不见,或者总是用怀疑和批评的眼光看待不同于自己观点的信息,你可能会做出有偏见和不利的决定。

如今,越来越多的应用程序使用人工智能来推荐内容。大数据背后是经过深入分析的个人。他们利用对我们的了解来迎合我们的兴趣和爱好。然后,让我们把自己放进“茧屋”。

在我们的自我媒体平台上,我们将只关注那些认为自己“从三个角度看”是正确的人。然而,所谓的“三观”其实是与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相一致的人。然而,我们认为那些没有与我们相同观点的人只是那些没有与我们相同价值观和观点的人。因为这些差异,我们选择不去看他们生产什么。操作非常简单。我们拿走海关,拉走黑色,或者指出一个不感兴趣的人。

今天动摇了基调并成为头条新闻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可能是使用算法在国内市场推荐最佳产品的公司。

你可能对不玩就聊天不感兴趣,但是一旦你玩了,你肯定会成为一个网迷。然而,更可怕的是,今天的头条会使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越来越片面。这不是一个产品问题,但是我们的人性决定了我们只喜欢赞同我们自己观点的人。这些内容不断取悦我们,使我们适应环境。

也许一开始,你以为自己是一切的主人,但慢慢地,你会发现自己是一个奴隶。

白严嵩曾经说过,我们应该警惕沉迷于“投你一票”的网络,把它提升到“国家危险”的高度。

不要认为这只是危言耸听。美国在发达国家已经被移动互联网时代深深分割,使得自由和保守主义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们的代表每天都把大量精力投入到党的斗争中,而不是讨论具体的社会和经济政策。

此外,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甚至影响到未成年儿童。在许多深蓝州(民主党的大本营,通常反对特朗普),孩子们不能在学校表达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否则他们会被孤立和歧视。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只要有热点,“五毛”和“名人”一定会开战。互联网充满了键盘骑士精神,但是理性的讨论很快就消失了。每个人都只想为团队挺身而出,从不认真考虑对方的任何观点,认为对方愚蠢无知。

然而,事实往往不是对方的真实材料,而是我们把自己埋在“茧室”里。在我们的互联网上,没有理性讨论的空间,所有人都是无知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发现自我媒体平台让我们变得愚蠢了吗?

本文链接:https://www.cmezy.com/blog/zmt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