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2019年100亿以上的民营资本巨额交易资本

金钱,即资本,是最能反映社会本质的东西。

改革开放之初,每个人都没有多余的钱,忙于原始积累。 积累到一定程度,赚到额外的钱,资本交易就会发生 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来管理额外的资金——金融机构,如银行、保险、基金、信托等。

100亿,不是一个小数目。 2019年,总是喊“我太难了”,一些公司无法支持,开始出售他们的财产。 而其他手里握着大型资本俱乐部的精明大亨,开始寻找高性价比的高质量目标。 这种现象在每个经济周期的低潮阶段都可以看到——逆向周期投资。 现在是这些大型基金发挥作用并重新分配资产的时候了。

金融交易如何更好地利用私人金融资本为实体经济服务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以保险基金为例,不能在钱生钱这样的账户上花这么多钱真是浪费。向非政府组织开放可以更好地利用它,但它也面临非法滥用资金的危险。 开放和监督必须共存,一个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

平安购买华夏幸福

180亿股2019年2月11日,华夏幸福宣布平安人寿斥资42.03亿元购买华夏幸福1.71亿股,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5.69%

这不是平安第一次收购华夏幸福 2018年7月10日,华夏幸福宣布华夏控股已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平安资产管理公司转让约5.82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70%。股份转让价格约为137.7亿元。

平安部门斥资179.73亿元收购华夏幸福股份,持股25.25%,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这并不都是平安地产公司的股份。 2019年7月26日,平安斥资逾90亿港元收购了中国金茂15.42%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此前,中国平安投资了碧桂园、徐汇控股等房地产企业的股份

华夏幸福是中国领先的房地产开发商,2018年总销售额为1660亿元,居全国第13位。由于大规模征地,资金一度紧张。 中国平安在放松保险投资后面临巨额资金配置问题。一些房地产龙头企业从分红的角度来看是a股优质资源配置,深受保险公司的喜爱。 中国PICC、中国人寿、新华保险等保险基金都有房地产公司

有些人认为中国平安是国有企业,而不是国有企业 平安的股权相对分散。目前最大的股东是郑达集团(泰国),这是当年郑达综艺节目的“郑达”。 平安第三季度报告显示,郑达集团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新东方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和商业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中国平安7.14%的股份。

宝能出售万科a股,获利350亿

如果中国对华夏幸福的安全投资是“独一无二的”,那么宝能热衷于在二级市场提升品牌,万科被形容为“野蛮人”

的区别在于后者在二级市场疯狂买入,却没有和前者打招呼,成为最大股东,持股上限为25.4%,从而接管并有效控制了一家上市公司。

在宝能于2015年收购万科a股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前,还收购了中聚高科技、南博a股、韶能等a股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宝能的老板姚振华迄今为止成功地成为了这些公司的负责人。

姚振华试图在房地产巨头万科重新上演这一幕,遭到万科管理层的强烈抵制,引发了一场“宝贝之战”。姚振华不满意,将“黑手”伸向格力电器等国有控股企业(当时),这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根源在于保险基金通过出售保险来快速筹集资金,然后增加杠杆和其他资本手段来轻松控制实体企业是否合理。同时,保险基金面临的风险是否可控?如果被保险人遭受损失怎么办?

“宝与万科之战”以国有深圳地铁2017年持有万科29.38%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而告终。姚振华被罚款80万元,被取消资格,并被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然而,姚振华没有输。

从2018年开始,宝能开始疯狂减持万科a股。此时,万科a股股价从2015年的10元以上升至约30元,宝能的持股比例从2015年的25.4%降至2019年12月的4.99%。进一步削减无需公告。

据估计,宝能将从万科获得约350亿元的净利润。

安邦被接管了

“野蛮人”毕竟只是野蛮人。它只描述道德水平,没有严重违反法律法规。万亿级金融集团安邦因违反法律法规而被接管。

安邦由保险业主导,该行业容易犯两个错误。第一,非法集资,以高额利润骗取巨额马也保费,导致风险越来越大,甚至超出偿付能力;二是非法挪用资金,保险资金永远是“保险”的第一属性。我国有一套关于保险投资的法律法规。我们绝不会冒险、赌博,甚至用被保险人的钱购买海外资产。这两个安邦都承诺了。

2018年5月10日,安邦前CEO因犯有数起集资诈骗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没收财产105亿元。

此前,安邦是一项总规模超过1万亿元的资产,因其非法经营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被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接管。

安邦被接管后,开始了一系列“瘦身”行动。2019年7月,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中国保险保障基金、中石化和SAIC投资成立了综合保险集团。后者获得安邦人寿、安邦养老和安邦资产管理的股份,并设立综合保险(General Insurance)接管安邦财产保险的部分资产,该保险自2019年12月开始运营。

2019年7月初,安邦出售了其第一份保险牌照,并将和谐健康保险的所有股份转让给了大连石化大亨王义正的子公司付嘉集团等公司。2019年9月,人人保险通过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funds)减持万科和中国建设的股份,总现金流超过110亿元。2019年10月25日,安邦清算招商银行股份,兑现人民币150亿元。11月,安邦斥资近70亿元清算浙江商业银行股份。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梁涛表示,中国保监会依法接管安邦后,首先要保持稳定,全面落实政策,确保现金流安全。第二是裁员。目前,超过1万亿元的资产已经或正在被剥离。第三,纠正偏差,采取措施,到今年年底将中短期理财产品比例持续降低至不超过15%,推动保险公司全面回归主营保险业务。第四是重组,引入战争投资重组。

应当注意的是,接管不是没收,被接管企业在成功改革和重组后将继续独立经营。

田明正在剥离其资产

2019年12月25日,财新网报道,内蒙古银行和保险监管局的许多人被调查、豁免和降职,他们的交集大多指向“田明部门”控制的承包商银行。“田明部门”将在2017年前控制44家金融机构和数百家总资产达3万亿元的公司。承包商银行是其控制下的许多金融机构之一。2019年5月接管,总资产超过4000亿英镑(2016年)。

2017年被捕的“田明部门”负责人仍在受审。目前,这里没有提到大量涉及金融腐败的非法行为。

此后,“田明部门”逐步剥离了各种不良资产。华夏人寿、横头证券和新华信托将会出售。上千亿保商银行将进行市场化改革和重组。

高启资本416亿收购格力

格力电气于2019年12月2日宣布,格力电气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格力集团从持有格力电气总股本的18.22%变为3.22%,希尔豪斯资本成为新的最大股东。根据最新的股权变更报告,转让价格为46.17元/股,总转让价格为416.62亿元。

如果你不看潜在的股权关系,高调的董明珠很容易被视为格力的老板。事实上,董明珠只占格力不到1%的股份。收购前,格力最大的股东是格力集团,该集团100%归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所有。当时格力实质上是一家国有企业。

高启资本是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之一。截至2019年初,中国总投资达到600亿美元,投资约500家企业,先后投资百度、腾讯、京东、携程、去哪里、美的、格力、中通快递、蓝月亮、滴滴出行、美团、威来汽车、莫比克等知名公司。

此类基金大多参与企业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首次公开募股融资,很少有超过100亿股的上市公司。他们有潜力变得更大更强,“赢得中原”。

此次交易后,尽管高启资本成为最大股东,但高启承诺不会寻求对格力电器的控制权,格力电器已从国有控股变为无实际控制权。此后,格力的运营将更加灵活,至少给董明珠上千万的年薪并不是国有资产的损失。

青岛五道口收购奇瑞144亿

2019年12月4日,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增资扩股项目顺利完成,交易总额约144.5亿元。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成为奇瑞控股公司和奇瑞汽车的新股东。交易完成后,青岛五道口分别持有瑞控股和奇瑞汽车51%的股份。

此次混合改革之前,奇瑞控股是安徽省芜湖市的国有控股企业,控股股东是芜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芜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是芜湖SASAC管辖的企业。芜湖建头持有奇瑞控股40.1%和奇瑞汽车8.428%的股份。股权渗透后,芜湖建设投资公司持有奇瑞汽车24.41%的股权。

青岛五道口成立于2019年8月。它是专门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而设立的基金机构。注册地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青岛汽车工业新城。

据报道,青岛即墨区和山东高速公路是青岛五道口基金的重要用户。青岛即墨区引进汽车生产能力的愿望尤为迫切。即墨的青岛汽车工业新城甚至喊出了“双十亿”的目标口号。

据外界分析,奇瑞控股混合改革后有意加快首次公开募股。

总结:

金融在市场配置中起着根本性的作用。通过金融手段,闲置资金可以汇集起来发挥专业作用,两个相互竞争的企业可以很快成为一家公司。

中国金融市场正在逐步向私人机构开放。随着各种政策的不断自由化,私人资本继续在资本配置中发挥重要作用。阿里和腾讯等新一代巨头是在私人金融资本的灌溉下成长起来的。现在这些巨头已经建立了金融服务部门来继续灌溉新企业。

另一方面,开放和不受监管的金融市场将随时面临金融风险。2015年,中国金融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5%,超过美国的7.1%。在西方,金融部门的高比例通常意味着经济危机的到来。美国在2001年达到7.7%的高点,随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并在2006年达到7.6%,之后发生了次贷危机。

金融风险防范力度加大,过去一些民营金融机构遏制了杠杆疯狂、非法集资、非法使用资金等现象。2016年至2018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分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22%、7.97%和7.68%,向合理区间过渡。

“潘夏杰”被孙宏斌买下买下

今年1月,公司斥资125.53亿元,获得了泛海控股旗下北京泛海国际项目一号地块和上海董家渡项目100%的权益。

四月花了13.34亿美元收购了阳光100旗下重庆公司的70%。

今年7月,该公司斥资67.05亿元收购了胡中宝旗下两家公司90.1%的股份。

10月份,李嘉诚的长江实业表示,该公司已于4个多月前将大连西岗山项目以约41亿元的交易价格出售给融创。

11月152亿,云南城头集团收购了全球世纪51%和时代全球51%的股份。

在此之前,孙宏斌已经成为“游戏玩家”,接收了150亿套音乐视频和600多亿套万达音乐。2019年,孙宏斌融创在中国的业务继续发展。许多人质疑孙宏斌的钱从哪里来。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融创中国实现合同销售总额5005.7亿元,负债率90.84%,债务总额7900亿元。

2018年,多家领先住宅企业的负债总额为:富力2963.33亿、保利6600亿、荣创6435.53亿、恒大1.57万亿、万科1.29万亿、碧桂园1.45万亿。

荣创的债务非常高,但在负债率普遍较高的房地产行业,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只要公司的资本链是连续的,就不太可能出现问题。

公司收购了一名领导者

世纪华通298亿合并胜越网络(前盛大游戏)

2019年6月30日,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宣布正式完成对盛悦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收购,交易成本为298亿元。

盛悦网络拥有原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盛大游戏的网络游戏业务、主要运营资产和核心运营团队。盛大游戏是中国网络游戏的创始人,拥有许多知识产权,如传奇和龙谷。盛悦网络2018年收入44.3亿元,净利润22.3亿元。

世纪华通在2011年从a股上市,当时它仍是汽车零部件销售商。2016年,它收购Funplus作为其最成功的投资。很快,Fun Plus成为海外利润最高的中国游戏公司,在2018年贡献了45亿英镑的收入。收购盛悦网络后,世纪华通市值达到700亿元,成为a股最大的上市游戏公司。

然而,并购也有负面影响。截至2019年9月,世纪华通的商誉高达153.13亿元。就盛悦网络而言,在并购过程中,世纪华通同意,如果盛悦网络扣除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费用后的净利润不能达到21.36亿元、24.94亿元和29.68亿元,则需要绩效薪酬。然而,2019年上半年,盛悦的净利润仅为5.33亿元,比去年同期的8.21亿元减少了2.88亿元,这与承诺的业绩相差甚远。

威尔的130亿股收购北京豪科技

2019年8月1日,威尔股份宣布其收购的北京郝伟科技有限公司85.53%的股份已经完成,总成本为130.23亿元。

威尔股份最初直接持有北京豪1.97%的股份。本次交易通过深圳SMIC投资有限公司、深圳SMIC投资有限公司和威尔半导体香港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北京豪12.50%的股份。威尔股份现在直接和间接持有北京豪100%的股份。

北京豪原名美国豪,目前其主要经营实体是其子公司美国豪及其子公司。美国豪成立于1995年,2000年登陆纳斯达克。该公司于2016年初私有化,成为北京豪的全资子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图像传感器芯片制造。

威尔股份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具备半导体产品研发设计和强大分销能力的企业之一。其下游涵盖移动通信、车载电子、安全防护、网络通信和家用电器等应用领域。公司自主开发的产品已经进入小米、华为、三星等国内外知名手机品牌的供应系统。

除了业务能力的提高,威尔股份收购北京郝伟后,在资本市场表现异常出色。其股票从年初的30多元涨到最高162.99元,增长近5倍,总市值超过1400亿元,成为2019年中国芯片的第一股。

然而,威尔股票的表现平平。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威尔的总营业收入为94.96亿元,同比增长39.93%。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为6169.43万英镑,同比下降74.4%。公司研发费用达9.33亿元,同比增长117%,占总营业收入的近10%。盈利能力大幅下降,资本压力大幅增加,偿债压力加大。

阿里以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

2019年9月6日,网易和阿里巴巴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收购了网易旗下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考拉。

两家公司都位于杭州,就在街对面,这是资本的力量,使得前对手成为一家公司。

网易考拉和天猫国际目前是两大跨境电子商务。根据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市场研究报告,网易考拉(Netease Koala)以27.7%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而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国际和京东的全球份额分别为25.1%和13.3%。

阿里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考拉品牌将继续独立运营。不过,天猫进出口集团总经理刘鹏也将出任考拉首席执行官,而网易考拉前首席执行官章雷将出任天猫进出口顾问。

与此同时,阿里还投资了7亿美元给网易云音乐,据报道占了10%的股份。

风险资本市场,大局已定

风险资本市场上,不会有金融大鳄和股票收购蛇吞象这样令人兴奋。在资本的寒冬,总融资规模较低。一方面,基金公司未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大量倒闭;另一方面,新兴企业未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资金链到处断裂,能够筹集到100多亿美元的企业更少。在总体形势确定后,只有少数高层领导进行了额外投资。

阿里巴巴在菜鸟网络投资33亿美元,将其在菜鸟网络的持股比例从约51%增至约63%。

饥饿的口碑为阿里巴巴、软银和其他第三方投资者赢得了30亿美元的额外投资。

软银用15亿美元资助了许多汽车(用过的瓜子)。

苏宁金控等投资机构投资100亿元后,苏宁金服独立运营。

在首都寒冷的冬天有一个富有的“父亲”是一件幸事。

结论

100亿英镑足以影响许多大型企业的生死。拥有如此巨额资金和并购需求的交易通常不会亏损。

世纪华通收购盛大,成为a股第一游戏公司。威尔收购北京豪的股票飙升了5倍;阿里收购了考拉,赢得了一半的跨境电子商务市场,这是一笔好交易。

然而,这种合适的机会少之又少。超过100亿笔交易是金融市场实体经济梦寐以求的利润。

例如,高启的416亿元资本已经成为格力的最大股东,意义重大。这意味着,即使是私募股权基金也已经掌握了该实体最大股东的身份(尽管高启并未寻求这一身份)。

截至2019年上半年,保险资金持股比例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的5.6%,占公共资金的8.6%,占外资的7.4%。可以预见,除了实体收购之外,金融机构将越来越多地参与实体企业的股权结构。

 

本站信息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

如果您喜欢该程序,请支持正版软件,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起底2019年100亿以上的民营资本巨额交易资本

本文链接:https://www.cmezy.com/blog/qd10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